第三百零四章 低头观井,抬头看天

标签:剑来 2019-08-05 20:01:37 来源:www.4008823823.net 点击:次 手机版

陈平安沒有想到这趟江湖一走,就走了半年,不是寻找那座观道观的路程,太过遥远,而是陈平安凭借身后“长气”带来的指示,在一座雄伟城池之中兜兜转转,原地打圈,耗费了足足三个月时间,也未能找到所谓的观道观,在这座南苑国京都之中,陈平安问遍了贩夫走卒、江湖武人、镖局头领、衙门官员等等,都未曾据说有过什么道观,陈平安翻阅了各类史籍、县志和私人笔札,仍是沒有任何线索,唯一的收获,大约就是陈平安已经能够流利地地说一口南苑国官话了。

就这样,从暮秋走到了鹅毛大雪,走到了淅沥沥的春雨,一直等你立夏的到来,陈平安能够确定,观道观的入口就在这座京都,可始终不得其门而入。

哪怕心志坚定如陈平安,也刚开始有些毫不动摇和心烦。

在这期间,陈平安多有古怪见闻,见过了在夜间一袭飘舞悬浮的青sè衣裙,它如丽人翩翩起舞,大袖如流水。

有此无意间看破了一道障眼法,见识到骸骨相撑拄的一段内城城墙,每一块青砖上都刻上了佛家经文。

还遇上了在宝瓶洲不易见到的僧侣,佛学在南苑国风靡朝野,各地寺庙林立,陈平安了解了僧人诸多袈裟的讲究,以及诵经僧、讲经僧、传法僧和护法僧之间的种种不同样。有次出走京都,出去透透气,就是远远跟着一拨身负朝廷密令的僧人,去了一座厮杀惨烈的战场,陈平安亲眼亲眼看到百余位诵经僧端坐于莲花蒲团之上,数位诵经僧脱了靴子,光脚行走,低头合十,双脚行走之间,以及嘴唇开合之际,便都有朵朵洁白莲花生出,僧人皆有一串念珠缠绕手掌,若是有厉鬼死缠,就会被念珠散传出来的金sè光泽度击退。

念珠金光湛然,僧人宝相庄严,步步生出莲花。

牵引着那数万怨气冲天的亡魂,跟着他们一起走入yīn阳交界的“奈何桥”。

最后陈平安便坐在远处,学着僧人双手合十,低头不语。

回到京都后,陈平安还是寻找不到观道观,就在陈平安一咬牙,准备暗中动身皇宫的时候,这一天,酷热当空,陈平安赶到一口水井边上,低头望去,深不见底,幽暗无光。

陈平安看了一会儿。

只是实在看不出门道,便收回视线,再次逛荡起来。

回首一眼水井,方为站在那边,似乎有些清凉意思。

————

自从跟大隋供奉蔡京神一战后,崔东山就赢得了一个蔡家老祖宗的廉价头衔,在山崖书院很吃香,加上崔东山当下的皮囊,眉心红痣,风神俊逸,实在讨喜。

崔东山能够在书院随意走动,身边老是跟随一个名叫感谢的贴身婢女,今日两人去旁听了葛老夫子的一堂经义课程,听了一半,本来趴在外边窗台上的崔东山就睡着了,感谢站在一旁,不敢打搅了自家公子的秋春大梦,害得屋内学生个个忍着笑,十分辛苦,葛老夫子恨不得一戒尺打得那崔东山满头是包,可一想到连同大家族一起迁出京都的蔡京神,老夫子就忍住心中愤懑,回头路一定要跟副山长茅小冬说道说道,不准崔东山以后挨近自己的课堂。

打了个激灵,像是做了恶梦,崔东山睁眼后,好半天才缓过神,大摇大摆,带着婢女感谢回到住处。

等你感谢合上院门,崔东山脱了靴子横跨门槛,一挥大袖,雾霭升腾,最终浮现出一幅宝瓶洲的山河局势图。

崔东山一手环胸,一手捏着下巴,先是站在“宝瓶洲”最北端的大隋,视线往南下移,越过黄庭国、大隋疆域,停留在中部的观湖书院、彩衣国和梳水国一带,最后他突然趴在地上,左右张望。

感谢斜坐门槛上,这幅一洲堪舆图几乎占据了整间屋子,她进去确实要挨骂,挨打都有将会。

崔东山一直趴在那边,随口问道:“你说现在大隋国境内,庙堂江湖,山上山下,有沒有人大骂皇上,是不战求饶、割地求和的昏君?”

感谢老本分实回答道:“外边的事情,我不了解,在书院里面,出身大隋的夫子们,只是闷闷不乐,愁眉不展,倒是未曾据说有人张口辱骂。”

崔东山爬起身,笑眯眯道:“上学人有一点好,不骂君王,只骂佞臣、权宦、狐狸精、外戚,骂天骂地骂他娘的……恐怕了,事无绝对,敢骂皇上的确实有,可骂得好的,一针见血的,不多。”

感谢已经习惯了跟崔东山相处,敷衍道:“公子高见。”

她是真敷衍,决不掩饰的那种,别说是好似“文妖”“老狐精”的大骊国师,就是李槐这种不长心眼的,都可以一眼看穿。

了却崔东山恰恰对此不介意。

崔东山双手叉腰,张开嘴,猛地一吸,将那幅地形图的雾霭全部鲸吞入腹。

然后崔东山抬起双手,张牙舞爪,咧嘴作猛虎咆哮状。

看得感谢口角抽搐。

崔东山拍了拍袖子,洋洋自得,“简直气吞万里如虎,不得了,不得了。”

侍女感谢只恨自己不敢翻白眼。

她转头望向院子高墙那边,管不了大隋朝野何如暗流涌动,这座东山和书院,又是一个太平无事的日子。

一条金sè丝线从院外陡然而至!

无声无息,速度快若闪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