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四章 低头观井,抬头看天(3)

标签:剑来 2019-08-05 20:01:37 来源:www.4008823823.net 点击:次 手机版

崔东山侧身而躺,单手托着脑袋,嗤笑道:“有陈平安在,管不了他修为高不高,我只需要出力就行了,对了不挨骂,错了挨骂,反正无需多想。你呢,能够少挨我的打,于禄这么个没心没肺的,看热闹就行了。林守一,会更为转向修道,李槐嘛,胆量小,就更有原因胆怯了,反正有陈平安护着他。”

“所有心事,反正都由我这位先生担着呢。”

崔东山懒洋洋的,不再言语。

感谢有些好奇,漏了一个喜欢穿红sè衣裳的小女孩。

崔东山叹息一声,“大约就不过小宝瓶,会心疼我家先生吧。”

哎呦一声,崔东山又刚开始遍地打滚,手捧心口,嚷嚷着“一想到这个,就心疼死我了”。

————

山崖书院在经由那桩短暂性的暗杀风波后,在副山长茅小冬的执意要求下,刚开始封禁山门,不论是夫子先生还是学生杂役,一律不得外出。委托人上的山长,大隋礼部尚书,对此颇有异议,了却皇上陛下支持此事,并且还秘密增派几位供奉,隐匿于东山附近,并且还让皇子高煊正式进入书院求学。

这天高煊又陪着好友于禄,一起在湖边钓鱼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于禄终于对高煊坦诚相见,一是他的身份,卢氏王朝的前朝太子,二是他的武道修为,七境。

高煊听过后来只是传出两声,一个哦,一个哇。

大隋皇子当年眼神熠熠,为自己挑选盆友的目光觉得自豪。

于禄也不感到这有何错误,投桃报李,高煊也说了好多自家的心酸事,与女人相处,梦想自己至善至美,未必是真喜欢她,与男子交往,可以全然不计较自己的弊端,以诚相待,大多数是真把他当盆友了。

两位同龄人,一人一根绿竹鱼竿,清静等候鱼儿上钩,高煊问道:“之前你不是说过宝瓶会召开武林会议嘛,为何我进了书院这么久,再没见你去报名参加?”

于禄微笑道:“宝瓶办了三次,后来就不再召集群雄了,其他人不行说,反正我是有些绝望的。”

高煊指了指岸边小路,笑道:“李槐在那边。”

于禄沒有转头望去。

根本无需看,就了解李槐一定带着两个小伙伴疯玩,一个活波活泼、有些顽劣的寒族子弟,一个世代簪缨却怯懦内敛的权贵公孙,三人不知怎么就凑在了一起,每天形影不离,听说在哪个寒族子弟的建议下,三个小家伙还斩鸡头烧黄纸,结拜了兄弟,所谓鸡头,只有是从树上捉来的鸟雀,黄纸则是从书楼典籍上悄悄撕下的书页,事情败露后,为此三人还给授业先生打得屁股盛开。

三人在湖边以手中树枝当作刀剑,你来我往,呼啸而过,李槐自然见到了岸边垂钓的于禄,只是他犹豫了一下,仍是沒有跟于禄打招呼。

若是林守一,李槐将会还会去聊几句,对于禄和感谢,李槐不是特别亲近。

当初那支大隋远游求学的队伍中,李槐和李宝瓶、林守一,是同窗又是同乡,情谊比于禄和感谢要更重。

林守一如今书楼去的少了,除了每天上课,更多还是待在独门独栋的小院中修行,这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老夫子帮他跟书院要来的,老先生是修行中人,乐意对林守一倾囊相授,不仅为他表述林守一随身携带的那本《云上琅琅书》诸多精妙之处,还给小院带来了几本自家珍藏的仙家秘笈,随便林守一翻阅,老夫子一有时间,就会赶到小院,为林守一排难解惑。

一老一少,虽无师徒之名,但有师徒之实。

林守一除了学习枯燥的典籍经义,更多心思,还是放在了清净修行上。

一心问道。

————

寒秋瑟瑟,书院有个小女孩,无非是将柔弱的红sè衣裙,换成了沉重一些的,至于棉袄,暂时还用不上。

她还是会每每独自一人一人,赶到东山之巅的高树上,坐在那边发愣,或者吃些解馋的碎嘴糕点,课业繁琐的时候,也会拿着书籍坐在树枝上背书,免得第二天又要被先生罚抄,贵在她稍有空闲,就会早早备好夫子责罚所需的文章抄写,一摞摞叠放整齐,已经在学舍积累了很多。

所以她如今在山崖书院有了个“抄书女孩”的外号。

今日,李宝瓶在树上晃荡着脚丫,掰着手指头,精心算着自己跟小师叔别离了多久。

都这么久了,小师叔怎么还不来呢?

李宝瓶有些眼神幽幽。

哈哈,既然过了这么久,是不是也意味着距离下次会晤,便近了?

李宝瓶又欢喜了起来。

于是红衣小女孩站起身,在树枝上蹦跶起来,尽将会让自己高高远远地望去,说不定一个不慎,小师叔就已经站在山脚呢?

啪嗒一下。

李宝瓶摔在了地上,狼狈不堪,一身灰尘。

贵在经验丰厚,晓得让自己何如摔得不疼一些,最终李宝瓶并未受伤,可一身酸疼青肿,那是确实的。

呲牙咧嘴的小女孩赶紧环顾四周,发现沒有人看见自己的窘态,这才蹒跚着走下山去。

一路上有不少人主动跟她打招呼,李宝瓶一一答应从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