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四章 低头观井,抬头看天(4)

标签:剑来 2019-08-05 20:01:37 来源:www.4008823823.net 点击:次 手机版

返回了学舍,闲来无事,又刚开始抄书,李宝瓶瞥了眼书桌上的“家当”,璀璨一笑,嘿,下次小师叔来大隋京都,她就能够翘课一旬了,事后夫子秋后算账,她就搬出这座书山给他。

李宝瓶越想越感到自己聪颖,一手执笔纯熟抄书,一手伸出大拇指,两眼放光,啧啧道:“不愧是武林盟主,老霸气了!”

————

龙泉郡潦倒山上,在收到一封信后,不多外出的青衣小童,先去小镇回了一封信,自信满满,然后破天荒去了趟披云山,去大骊北岳殿找那魏檗。

了却返回竹楼后,粉裙女童发现他有些兴致不高,虽然不了解他所求何事,应该是不太顺利。

青衣小童不肯跟她发牢骚,只是独自一人在崖畔长吁短叹,很快就斗志高昂,下山又去了一趟小镇,县衙和窑务督造府,都硬着头皮逛了,过来的时候又病恹恹的,隔了两天,再去了北边高山外新建成的龙泉郡城,找了那郡守吴鸢。

青衣小童这番忙前忙后,粉裙女童看得一头雾水。

他虽然平日里没个正经,可她了解,他心高气傲着呢,那叫一个眼高出顶,以往连魏檗都看不顺眼,别看遇上了魏高山神,他会十分谄媚,可阿谀讨好后来,转头就要吐口水,更别提什么袁县令、曹督造或者吴郡守了。

粉裙女童禁不住问了一嘴,他只说你一个丫头影片懂个屁,然后搬了条竹椅,独自一人坐在崖畔那边。

终于有一天,青衣小童从新刚开始走路带风,大摇大摆。

粉裙女童怕他又嫌弃自己烦人,忍着不问,青衣小童这次心情大好,主动搬了两条竹椅在屋檐下,跷二郎腿嗑瓜子,粉裙女童心想,怕不是傻了吧?

青衣小童意气风发,笑道:“水神兄弟托付我的事情,办成了!我已经往黄庭国御江水神庙,寄了信从前!”

粉裙女童哑然道:“那御江水神要你办什么事情?”

青衣小童咧嘴笑道:“这不是黄庭国变为了大骊的藩属国嘛,水神兄弟据说我在大骊混得风生水起,就想让我帮他牵线搭桥,除了确保水神庙不被拆掉之外,最好可以给他跟大骊要一块太平无事牌,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算什么,这不就成了?!”

原来是御江水神从黄庭国寄信回家,请他办事,青衣小童那时候候便拍胸脯确保,在信上言之凿凿,说了好些大话,只管水神兄弟放心,些许小事,无足轻重,等他的好消息大便次数多。

粉裙女童心中腹诽,小事?之前你成天抓耳挠腮、生无可恋的样子,算什么?

再说了,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在龙泉这边混得风生水起,就连勤勉修行,都只是为了被人两拳打死。

估算每次壮着胆量下山,都会战战兢兢的吧。

粉裙女童轻声问道:“是魏山神帮你处置的?”

青衣小童脸sè微变,笑容有些牵强,故作豪壮道:“那恐怕,我跟魏檗啥关系,都这么熟了,每天称兄道弟的,这点小忙而已,魏檗何处敢说个不字,第一次登上披云山拜会北岳殿,只是老魏有事外出,你是不了解,山岳殿的辅官神灵对我哪个客气,摆了一大桌的酒席招待我,我说无需,他们硬是拖着我不让下山,唉,愁死本人……”

粉裙女童沒有说什么。

她是不肯意拆穿牛皮而已,终究他那么死要面子。

青衣小童说得唾沫四溅,眉飞sè舞,只是说到最后,便没了精神气,干脆不再说话,默默地嗑着瓜子。

第二次会晤,魏檗肯定抖头答应了,以北岳正神的身份,跟大骊朝廷张口,帮他哪个御江的水神兄弟,索要两张护身符。

了却他付出了一点代价,当作交换。

陈平安送给他的一颗上等蛇胆石。

青衣小童很肉疼,了却不后悔。

他突然笑了起来,伸下手,对准南方,“笨妞儿,以后到了御江,我带你去我那水神兄弟的府邸,大碗饮酒,大块吃肉,好教你晓得我在那边的人缘,究竟有多好!只因为是我带你去的,人人都是敬你!”

粉裙女童无言以对。

了却她无意间瞥见他的脸sè,神采飞舞,便有些于心不忍,轻声道:“好的,记得不该大鱼大肉啊,我吃些时令山珍就行了。”

青衣小童发笑,“这有何难,我一句话的事情!”

两人刚开始缄默。

他突然说道:“如果老爷在山上,我应该能够少跑几趟,对吧?”

粉裙女童轻轻嗯了一声。

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