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粉墨登场

标签:剑来 2019-08-05 20:04:52 来源:www.4008823823.net 点击:次 手机版

天才壹秒記住剑来 ,為您提供精采小說閱讀。

陈平安瞥了眼这名不速之客的腰间绿竹刀鞘,故作困扰没解,问道:“剑客?”

汉子一手持草帽,一手轻拍刀柄,微笑道:“暂时找不到配不上我的剑,所以只好以此代替,用来羞辱天下用刀之人。”

听到这种有些熟悉的口吻,陈平安反而松了口气重,感到刘灞桥应该可以跟这个男生做好盆友。

在陈平安和李宝瓶背后,那对父女并肩缓缓而行,少女朱鹿有些不以为意,讥笑道:“龙王打哈欠,能吸进一条江,简直好大的口气重,爹,这家伙是不是脑筋有问题?”

朱河看见那汉子腰另一侧还挂着个银白sè酒葫芦,巴掌大小,摩挲得油滑亮光,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老物件,对自己闺女小声道:“虽然发觉不到他的气机有什么异样,只是比寻平常人绵长些许,但还是要当心。爹虽然这辈子没出过远门,可听老祖宗说过不少江湖轶事,说是行走江湖,要当心道姑老僧小孩和酒鬼,此外,越是看着不像是宗师大师的角sè,越不可心存侥幸。”

少女哦了一声,既焦虑不安又激动,恨不得那貌不惊人的汉子就是刺客杀手,正好当作她初出茅庐的磨刀石。

陈平安问道:“你找我?”

汉子咧嘴笑道:“我送你到大隋边境线,在那之前,我们结伴而行,好有个照应。”

陈平安试探性问道:“你认识打铁的阮师傅?”

汉子抖头道:“恐怕认识。”

陈平安又松了口气重。

出走小镇之前,当作买卖之一,阮师傅答应过自己,在抵达大骊边境线兵家重地野夫关之前,会确保自己的安危。

陈平安相信阮师傅不会食言,尤其是此人出现得这么早,几乎是在阮师傅的眼皮子底下冒头,所以应该不是正阳山、云霞山和老龙城三方势力之一。并且背后朱河朱鹿这对父女的当即出现,也带给陈平安很大底气。

了却,陈平安怕万一。

所以他问道:“那你陪我去小镇那边见一见阮师傅,我们再出发南下?恰好我才了解其实小镇东门出去,虽然绕路,但有驿路可行,牛车马车都能够走,反而比我们翻山过水更快。”

汉子笑容玩味道:“这么谨慎?一点都沒有江湖子女的豪放嘛。”

陈平安沒有转头,眼睛始终死死盯住那名汉子,只有沉声道:“朱河,你能不可让朱鹿带着宝瓶先回小镇。我们不急。”

朱河一下子就想通其中骨节,抖头道:“这样最好。”

然后朱河对女儿说道:“鹿儿,你带着小姐先回来。我和陈平安陪一陪这位阿良兄弟,饮酒也好,切磋也罢,相逢是缘,都只有分。”

被朱鹿牵在手里的红棉袄小女孩,沒有任何犹豫,沒有哭着喊着要和她的小师叔在一起,只是扯了扯陈平安的袖子,轻轻说了当心两个字,然后就决断跟随朱鹿快步离开,李宝瓶决不拖泥带水,反而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婢女满怀失望,很梦想自己跟她爹换一个位置。

那汉子看见这一幕生离死别后,翻了个白眼,摘下酒葫芦,斜靠那头白sè毛驴,喝了一口酒,嗤笑道:“让那小妹儿带着那小丫头先走大便次数多,一炷香后,咱们三个大老爷们再去小镇。”

然后汉子扬起手中银白sè的酒葫芦,伸手拍了拍毛驴的背脊,望向朱河,笑问道:“你也算一方好手了,难道不认得这玩意儿?”

他拍了拍自己脑袋,“忘了你们骊珠洞天才不久开启,你了解才是怪事。可是可是,我们能够渐渐地聊,大把大把的时间。”

这汉子指了指那棵横向溪面的老柳树,“我们去那边坐着聊?”

陈平安和朱河相视一眼,感到如此最好,大能够静观其变。

汉子牵着那头白sè毛驴,跟在陈平安和朱河背后,到了老柳树边上,松开缰绳,任由驴子随意啃食青草,他走上柳树,沿着主干一直走出溪岸,最后坐在下,从新戴起那顶草帽后,提起银白酒葫芦,正要仰头灌酒,突然转过头,递出酒壶,笑问道:“谁想要来一口?独乐乐不及众乐乐,二两银子一两的魁罡仙人酿,是大隋所有富家翁的心头好,我一路北上,喝来喝去,尝过不下百余种酒,还是这仙人酿最福建菜。”

陈平安摇摇头,“我不饮酒。”

朱河也摇头,“习武尚未大成,不敢喝酒。”

汉子跟随摇摇头,看着他们,满脸遗憾道:“原来都不是性情中人啊,我前没多久认识一位少侠,那简直风度翩翩……”

这位汉子突然发现陈平安和朱河脸sè古怪,他有些困扰,可又不行失了大师风度,只好喝了口酒,掩饰自己的迷惘。

陈平安轻轻咳嗽一声,汉子问道:“何事?”

陈平安伸下手指,指了指这棵歪脖子老柳树最外边的地方。